第九百二十二章 少女的诱惑之蛊咒

花婶看着沉船渐渐沉没,一时非常悔恨,早知是这么艘破船,当初就不应该搭乘了哈。

“这可要如何是好呢?”花婶在心里如此念叨着。

夜色渐渐深了。

此时能有个人就好了,可是放眼四顾,河水不住地奔流,眼看花婶就要落入水中了,正这时,听见天上传来一个神的声音,叫她不要急,自会没事。

沉船渐渐地往着河水深处不住地下沉,再过一阵子,可能就真的会彻底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,此时的花婶,心情之坏,堪比刑场上的死囚,长叹一声,念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要落入那种穷读书人之手,不禁泪如雨下!

雨不断地落下来了,到了这时,一片寂静中,根本就啥也听闻不到,只哗哗的水声中,不时传来一阵鬼的哭泣。

听到这种可怕的声音的花婶,一时万念俱灰,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志了,知道自己可能来日无多,顶多一两个时辰就要去了哈,挣扎纯属徒劳,倒不如就此坐在沉船中,坦坦荡荡地接受命运的安排吧。

怀揣着如此想法的花婶,渐渐沉入了冰冷的河水深处,看来就要死去,再也活不了了,这不,脖子已然是浸了水,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无法呼吸了哈。www.cayue.top 忘梦小说网

花婶闭上了眼睛,就此等待着死亡,只是觉得有些遗憾,不能照看自己的小花了哈,想着以后的那些日子里,自己的女儿要与那个穷读书人在一起,花婶真的是不敢去死了,不能便宜了那个读书人!

正这时,发现沉船渐渐地从水下面升起来了,至于为何会如此,尚且搞不清楚,反正浮出了水面,而在东山顶上站着一个巨人,浑身漆黑,看不清具体的相貌,正对着花婶不住地说着什么,声音比较熟悉,仔细聆听之,才知是大师驾到。

“谢谢大师搭救。”花婶弯腰行礼,对着女巫所在之处鞠了一躬。

“快快回去吧,”女巫站在大山顶上,嗓音低沉地说道,“不要忘记我交待给你的事情,此次无论如何,绝对不能放过了那个可恶的读书人。”

“好嘞。”花婶说完这话,便看到沉船渐渐浮上水面来了,较比之前,变得更加的干净,行走在上面,当真是如履平地,非常的安全,一点也不用担心会沉进水底去了。

沉船把花婶送到了荒村,泊在一个静静的港口码头上了,而此时夜色悄然降临,月亮爬上东山上,不断地洒下澄澈的月辉,映照出一些树的轮廓,看上去非常之诗意、浪漫。

斑驳的月色下,花婶往着自己的屋子悄悄而去,脚步轻得不能再轻,干净的青石板上,此时变得非常之漂亮,脚步踩在上面,会感到有些凉爽的味道,非常的舒服。

花婶上了河岸,便准备着回去了,夜色到了此时,当真是变得非常之深沉了,而沉船此时不知为何,渐渐地往着河水深处沉去,不久之后,在破败的码头上,便看不到沉船的影子了。

“竟然是沉进了河水深处去了哈。”花婶看着平静的水面,望着那溶溶的月光,一时不禁如此长长地怅叹一声,不远处一枚树叶掉落下来,飘舞在风中,正沙沙地响着。

花婶不敢久留,火速离开,怕让人看到,可能会说她的坏话,毕竟如此偷偷摸摸行事,尚且背着个包,一旦打开了包袱,看到了里面的一些个东西,只怕就不好了。

花伯站在自己的屋子门前,正望着远处,夜色深沉,而花婶迟迟不见回来,他的心里当然会有些担心,却又不知去什么地方寻人,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是静静地站在大门边,恭候着花婶之到来。

到了月轮沉入了西山,西山上出现一个鬼了之时,花伯看到花婶悄悄地来了,脚步当真是非常之轻,不注意去听的话,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之存在。

“你来了?”花伯如此问了一声。

“来了。”

“有何收获?”

……

花伯睡去之时,院子里,静得不能再静了,看不到任何东西之存在了,门前的那株桃树,在此深沉的夜里,正开着花儿呢,花的香味散布开来,闻之令人心情大好,往日之不堪,到了此时,似乎皆成了虚无。

独自一人的时候,花婶徘徊在院子里,不时闻到一声杜鹃的啼声,非常美妙,而在这种鸟语声中,颇夹杂着小花的劓声,为了自己的女儿,花婶豁出去了。

往前行走几步,便到一无人空旷之地,此处掩埋着一些横死之人,皆是草草埋葬,既无棺椁之护体,又没有送葬歌吹之热闹,冷冷凄凄,非常之不值,给人的感觉。

往日花婶独自夜行到此处,坐得久了,尚且可以听到一些鬼的哭泣。

当然,只有那些背时的人们才会闻到这种不堪的声音,一些大福大贵之人,那是根本就不会听到这种声音的,就算是竖起耳朵仔细去听,那也是闻之不到。

可是花婶听到了,当真是非常背时,此时天空的月色,在花婶的眼里看去,那也是变得非常之不堪,不时变幻着颜色,使花婶尚且有些感觉到凄凉了。

就在那种非常凄惨的鬼哭声中,花婶把那个木偶埋葬了,木偶与少秋之长相,那是极其相似,简直分不清谁是谁,若非少秋平日对自己的女儿有所觊觎,谁肯干这种缺德事!

也不知为何,把那个木偶埋葬了之后,花婶如释重负,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旋即离去,在这种恐怖之地呆得久了,绝非好事,届时惹上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可能就麻烦了。

干完了这事,花婶远远地站在一空旷无人之处,想着庆祝一下,至少也得休息一二,忙乎了这大半夜,也该歇息歇息了。

正当花婶坐在一块石头上时,看到不远处似乎站着个人影,仔细瞅去,可不就是女巫来着,只是不知夜深如此,突然出现在西山之颠,到底是何居心呢?

“干得好。”女巫站在西山之颠,不禁对花婶竖起了大拇指,说完这话,在一阵大风之中,旋即消失不见,就连站在西山上的鬼魂,此时一并看不到了。

花婶离去。

空旷大山上,埋葬少秋木偶处,此时下起了一阵雨,小小的雨不住地落下,只落在埋葬木偶处,其他的地方却是晴天,没有一滴雨珠落下。

花婶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此时无法入睡,也没有心情,只能是怔怔地坐在天井里,看着天色渐渐地亮了起来。

……

少秋正躺在自己的床上,窗户外面,此时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一闪,就此不见,有些像少女,可是拉开屋门往外看去,却又啥也不见。

想着往外走去,不然的话,再要呆在此破败的屋子,怕是不妥,非常之不好,似乎这屋子即刻就要垮塌下来了哈。

出去之后,看到前面有位少女,背影与小花相差不多,甚至更加的好看,使得少秋不能不往前追去,似乎不去与之说说话,不去摸一下她的小手手,这生活就不成其为生活了。

往前走了一阵子,太阳渐渐地从东山上爬出来了,可是不知为何,瞬时之间又落进去了。

“这太阳怎么会从东山上落去了呢?”少秋想不明白,本来不想往前走去了,可是少女的背影如此妩媚,当真不去追一下,不去看看,那也是非常之可惜了不是?

路边有人走过,相互闲聊着。

“怎么这天刚一亮就又黑了呢?”一人如此问着身边的伙伴。

“不知道哈。”一人回答。

……

少秋往前走着,少女的背影如此美丽,乌黑的长发不时甩动着,此时由不得不去往前追了,不然的话,想与之在一起,想与之呆在一片树林之中,此直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到一空旷无人之处,少秋左右看了看,突然发现少女就此消失不见,只在荒野看到一个小小的坟墓,略高出一些地表,不知埋葬着谁人。

少秋站在那个小小的土丘边,这土丘就是不久前花婶埋葬他的木偶之所在,这不,挖出来的土有些看上去还是新的呢。

少秋此时站在土丘边,便不想走了,似乎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,徘徊着,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听闻到少女的歌声不住地飘来,非常之令人感动。

不过,此时没有什么心情去听闻这种声音了,只是徘徊着,不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月轮是红色的,非常漂亮的那种,而在这月色映照下,突然看到一所漂亮的房子出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“这房子当真是漂亮哈。”少秋如此在心里赞叹道。

“进来吧。”从房子里面传出一个声音。

少秋于是推开了屋门,初时几乎推之不开,颇用了一些力气之后,那屋门这才嘎地一声开开了,一片漆黑之中,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之存在,正想着逃跑,忽然看到少女躺在床上,正不住地对着他招手致意呢。

————

推荐阅读:

洪荒:从云笈七签开始 吞噬世界之蛇 惊!我成了无限游戏的满级救世主 从斗罗开始的本源修行 我在异界肝经验 苏卿神奇小乌鸦 等爱雨过天晴 凝真石磊秦峥 未来军火专家 暧昧无罪 疯狂分身进化系统 我的末世基地车 龙在边缘 我要做谋主 重生之家族诞生 龙鼎战帝 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迷途之青春不散 超神主播系统 无限之十倍积分 太晓 穿越之贪吃上上签 枪陨星辰 执掌风云萧峥 异界散修之旅 超级时空戒指 抗战之血染山河 碎灭天地 萌颜萌语:帝尊大人,给撩吗 重生于轮回 vampire吸血鬼:烟花般的爱情 异镯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